首页 >菜谱

绝品邪少 第5614章 初次见面

2019-10-18 23:29:14 | 来源: 菜谱

绝品邪少 第5614章 初次见面

“你放心我自有分寸,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妥当的,一定不会让让那个混蛋继续再为难你了。”叶无缺道,喝了一大口啤酒。

江静白的这件事他帮定了,只是因为甄志卓那个混蛋太可恶了,他看不惯。

江静白喝醉了酒,泪眼迷蒙,但眼中的目光却逐渐变得清明起来,好像是看开了一些事情,心结解开了一样。

也许,到现在为止她才从上一次失败的感情之中真正走了出来。

“让你看笑话了!”江静白嘴角浮现出一丝苦笑来,从失魂落魄的状态之中醒了过来。

叶无缺摇摇头:“没有什么笑话不笑话的,还是那句话,人活一辈子呢,谁都会遇上几个混蛋的。你算是幸运的,看穿了甄志卓的嘴脸,并且我看的出来,你已经对甄志卓彻彻底底的死心了。

若是我猜测的不错,你之所以会屡次给那个混蛋钱,被胁迫是一方面,其实你心中对他还抱有一丝幻想吧

。否则,就算是他甄志卓有十条命也不够死的,我说的对么?”

叶无缺漫不经心的道,他想起了自己在影密组查到的资料,这江海集团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,悄无声息的让一个人消失,不说是多么简单的一件事情,但也绝对不难。

叶无缺猜测,江静白的父亲江博文应该应该不知道事情发展到了这种地步,否则就算是江静白不忍心,甄志卓也绝对不会如此猖狂,几次三番的在江静白这里敲诈钱财。

亦或许,是江静白极力的阻拦自己的父亲,也有可能。

但无论是哪种情况,江静白现在应该是对甄志卓彻底的私心了,因为这一次甄志卓真的是触及了江静白的底线,江静白甚至是抱有死志。

江静白抬头看了叶无缺一眼,叶无缺从她的眼底中读出了饱含着后悔、悲苦等各种复杂的情感。

她只是摇了摇头,没有说什么,不过一切都在不言中了。

此时无声胜有声。

叶无缺也不说话,陪着江静白喝酒,他拿酒瓶的动作很轻,喝酒也不会发出什么声音来,安静的像是不存在一样。

此刻,他能够做的就只是做江静白的一个忠实的听众而已,或者一个可以袒露心迹的朋友,不需要多言,更多的是聆听。

虽然他们认识也只有几个小时而已,但叶无缺却觉得好像认识了几年的老朋友。

“叶无缺,你为什么要帮我?我和你相识的时间只有几个小时而已,而且我还处处针对你,处处为难你,任性倔强,无理取闹,你应该很讨厌我才对,你为什么要帮我?你是不是傻啊?”

江静白喝醉了,醉意朦胧的脸上,因为甄志卓的出现而泛起的苦痛和悲伤,潮水一样的退了回去。

此刻,她唇角渐渐了有了一些戏谑的笑意,酒窝很浅,仍旧遗留着些许苦意,是对于曾经那段自始至终都被欺骗,但是却付出过真心的感情的祭奠和告别。

“是,我是很讨厌你,讨厌你的要强,讨厌你的不信任,讨厌你怀疑我,但是我知道那是因为你心中有伤,不会轻易相信人,这一点我原本不理解,但是现在我理解你了。无论是谁,遇上那样的事情,也会封闭自己的心灵的。”

叶无缺顿了一下,嘴角微微上扬道:“或许你说的也对吧,我就是傻。除了傻,我还很倒霉碰到了这样莫名其妙的任务,还遇上了你这样一个任性难伺候的大小姐。

实话告诉你,我真的不是伺候人的料儿,要不是今天遇到甄志卓那个人渣的话,我估计要不了多长我就会撂挑子不干了。

当然,也是因为你漂亮啦,我这个人呢,对美女一向是没什么抵抗力的,如果你是一个丑女的话,我早就跑的远远的了,我是说真的都。”

“你倒是坦诚!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你嘛?因为你看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个保镖,而是一个花花公子,而且还非礼我妹妹,我最讨厌花花公子了。我在你身上没有看到一丝一毫保镖的特质,现在也是。”

江静白轻笑,自嘲不已:“若果你不是有女朋友,而且是比我还漂亮的女朋友的话。我就一定会认为,你这么做是争风吃醋,是想接近我,有目的性,而现在我相信你真是傻,傻到自己给自己找事儿。

还有,你真的不是做保镖的料,倒是像个朋友,像个多年的老朋友。

保镖是只会保护雇主生命安全的人,冷冰冰的没有什么感情,是为了钱。而朋友不一样,朋友是能够保护‘心’的人。所以,叶无缺我希望你是我的朋友,而不是我的保镖,明白么?”

叶无缺哑然失笑,心中暗道不好,不会自己的行为惹来江静白的好感了吧?

他嘴上虽然调笑,但心里可没有什么脚踏两条船,纵享齐人之福的想法,一定不能够让江静白喜欢上自己。

女人在这种时候,心灵失守,往往是最容易乘虚而入的时候,会把别人对她的好放大很多倍。当然叶无缺并不想趁虚而入,而是想要急流勇退。

他摇头,正了正脸色,板起脸来故意让自己脸上没有表情,“不,我的身份是你的保镖,保护你的安全是我的。之前甄志卓要伤你,我才出手了。

还有,你说我作为保镖没有安全感?我全身上下都是安全感好不好?我是一个合格认真的保镖,以后你就会了解到的。

这一次我救了你,你也应该了解到我的本事了,怎么样考虑一下吧,接受我这个保镖的保护。当然你拒绝没有没有用的,你只能够选择接受或者接受,除此之外再没有选项。”

“你很霸道哎,算了看在你这么厉害,又是拎东西,又是挡拳头,又任劳任怨的份儿上,我就勉为其难,让你做我的保镖吧。”

江静白甜甜一笑,两万秋水中的涟漪变得轻且浅了,已经没有多少波涛了。似雨过天晴,浪过平静,虽然还没有回复到往日的状态,但已经从阴影之中走了出来。

“除此之外,我希望你可以是我的朋友。”江静白笑脸红扑扑的,竟然升起了两抹羞涩:“初次见面,我叫江静白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ags:

鄂尔多斯治疗早泄方法
马鞍山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
咸宁治疗早泄费用
鄂尔多斯治疗早泄费用
马鞍山哪家医院治牛皮癣

猜你喜欢